阙影随

手癌末期,专注后妈,其实就是一蠢逗比

前两天把文锁了,躲一阵,等我再更新就放出来

有必要上来说一下,本来想一直写下去,突然断更是因为最近身体不好,前阵子一直都在更,然后断更那天我早上刷牙突然晕倒了,然后我是做电商的,年底也忙,收工后就休息了,等我充满电就回来,谢谢各位小伙伴的长期的默默支持!

#尘远/追六#上错花轿嫁对郎 A.U-38

第二天一大早,王胡子就兴冲冲前去找陵端,“那个三少奶奶果然不同寻常,武艺高强,我们几个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还有那三少爷,根本不像个病秧子,挥剑生风。”

   陵端不以为然,“生死关头,他们自然会拼命。”

   “不过,我们弄清了三少奶奶的底细。”王胡子看陵端对他的话不感兴趣,赶紧接着说话邀功,成功引起了陵端的兴趣,“他根本不叫陈三六,他叫宁致远啊。”

   “宁致远?你确定?”

   “当然,他自报家门,说自己是京城小霸王宁致远。”

   陵端高兴的给自己添了杯茶,“难怪安逸尘最近如虎添翼,不过这陈三六怎么会变成宁致远的呢。”

   陵端细细想着,旁边王胡子做出了各种猜测,均被否决了。“管他怎么换的,你先去趟京城,把京城的人请来揭穿他,把他先关起来。”王胡子得令就下去了。

   晚上陵端和素锦偷情,并关照她最近不要去关注安逸尘了,怕被他们发现,破坏计划。

   京城皇宫里,小凡在自己的小厨房忙活,他没别的兴趣,就是喜欢钻研点新式小点心,刘公公在一边陪着他,打打下手,做做白老鼠,顺便给小凡吹嘘新任定北侯崔将军,好让小凡能安心嫁过去,可是无论他怎么说,小凡就是不乐意随随便便就嫁了,坚持要见见崔略商本人再做决定。

   正好批完奏折的皇帝闲来无事,就到小凡这里来走走,小凡就跟他提了这事,起初皇帝是不答应的,奈何小凡以死相逼,皇帝只能答应了。

   第二天,小凡说走就走,带着刘公公和几个侍卫丫鬟上路了,为了方便,刘公公粘了胡子,乔庄成小凡的父亲,名义是回乡探亲,小凡难得出了皇宫,一路上看啥都新鲜,一行人走走停停,几天后到了边境附近,来到一个小树林,小凡坐轿子累了,就下来走动走动,到处看啊瞧的,还想着带些东西,以后做新式小点心。多动的小凡可愁死了刘公公,就怕出意外,嘱咐侍卫们一定要看着点。

   远处走来一对迎亲队伍,小凡没见过成亲,看见迎亲队走来,特别兴奋,一定要去看看,刘公公在后面拦都拦不住,因为男女有别,小凡也没想真去掀开花轿看新娘子,就是想在旁边看看,没想到刚刚走到轿子旁边就听见轿子里新娘子的哭声,好奇心和正义感驱使下,小凡什么都不顾了,一口气掀开轿帘和盖头,新娘子被他吓了一条,停止了哭声,愣愣的看着小凡,低声抽噎着。

   “新娘子,嫁人不是开心的事情吗?你怎么哭了?”

   轿中人擦了把泪,“开什么心呀,那是要看你嫁什么男人。“

   “难道你嫁的人不好吗?”

   “听说是个凶神恶煞的克妻鬼,以前的妻子都被他打死了。”

   小凡更不解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嫁给他呢?”

   “我爹欠他很多钱,还不了,我算是跳进火坑了。”

   小凡还想说什么,轿夫却赶走了他,新娘子也重新盖上了盖头,准备再上路了。

   小凡气愤难平,决定管管这事,气势汹汹的拦住轿夫不让走,却凡被一众轿夫调戏了番,被推到一旁,一群人又吹吹打打的走了,留下小凡一个人在路边,小凡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渐渐走远。


#尘远/追六#上错花轿嫁对郎 A.U-37

临安安府内,素锦端着点心去给老太君吃,走到门口,听见老太君正在跟人说话,素锦立在门口,侧耳倾听。

   老太君正嘱咐安家一个分店铺掌柜,让他去查事,因为是跟随老太君很久的,所以很相信他,才把这事交托于他,叮嘱他查到就回来亲自向她汇报。

   门口的素锦听到掌柜出来,连忙转过身,拉过迎面走来的一个丫鬟,假意跟她在走廊聊天,分散了掌柜的注意力。

   账房内,一个已经被陵端收买的分铺掌柜正跟把他做过手脚的账簿交给陵端,陵端粗略过目了遍,愤怒的将假账簿撕成片,轰走了掌柜,关门将假账簿收好并烧了,毁尸灭迹,自从致远来了安府,他做什么事情都不如意,心情甚是火燥。

   素锦进来时候,账簿已经烧成灰,也没多问,陵端将她带进门,关好门窗,才开口嘱咐她,“最近老太君的一举一动,心情如何,你可要给我多多留意,有什么不对立刻告诉我。”

   “我就是跟你说这事的。”素锦熟门熟路的坐下,“老太君派人去江州了,鬼鬼祟祟的,不知道是做什么,我没听清,还有,那小两口这两天一直关着门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陵端泄愤似的踢倒火盆,“大火不断反受其乱,去把王胡子叫来。”

   素锦本来还想跟陵端缠绵会的,却被陵端大声呵斥,愤愤的走了。

   王胡子来了以后告诉陵端,他嘱咐的事情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就等动手了,陵端听后甚是满意,总算可以翻一盘了。

   晚上,王胡子带着这两天找的刀手悄悄的潜入安府,来到安逸尘的院子,卧室内,小两口刚刚亲热完,致远已经累的熟睡过去,逸尘却还醒着,杀手用刀慢慢挑开木栓,即使很小声,却还是被警觉的逸尘听见了,逸尘轻轻翻过身,就看见了已经被挑开些的门栓和刀尖,转身去摇醒旁边的致远,致远不满的刚想说话,被逸尘捂住嘴,示意他看门边,致远看了眼就明白了,两人迅速起身穿鞋,在房间角落躲好,待他们摸索到床边,两人就抄起床帐上挂着的剑,杀手明显不是两人的对手,一路打到花园,有个蒙面人正是乔装打扮的王胡子,他的目的不是杀了安逸尘夫妻,在被致远两次打趴在地时,假意投降,问致远到底何方英雄,致远打的正酣,想也没想,就报出了真名,“我就是京城小霸王宁致远,怕了吧?”

   王胡子目的达到,就示意其他人趁逸尘致远不注意就溜了。


祁醉*于炀,Drunk*Youth。

#瀚皓#裂爱(修改版)2

没过多久,录像就调出来了,就像林皓说的,案发时间,他在家里,没时间去作案,何瀚回审讯室时候,林皓就知道自己没问题了。

“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不过你可以告诉你的私人物品吗?或许我在搜索现场时候可以帮你找下,排除嫌疑后可以给你的。”

“不用了,你们愿意留着就留着吧,等你们排除嫌疑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林皓站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快把文件给我,签字完我就走了。”

何瀚把文件递给他,看他熟练的签字,心生疑惑,“你怎么这么熟练流程,知道要签完字才能走?”

林皓明显顿了下,又接着签完,扔下笔,“我不是第一次被你们审了,可能是我长太帅,你们都看我不顺眼吧。”

何瀚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确实很帅。”

林皓走后,何瀚把应昊茗叫了过来,吩咐他跟着林皓,他总觉得林皓身上有什么线索,想想又不放心,叫住了往外走的应昊茗,“跟你一起去吧。”应昊茗吃惊的看着他,何瀚升职后很久不亲自跟踪这种暂时没有什么价值线索的人了,都是有重大的嫌弃人才会跟,这次居然亲自出马,难道那个林皓身上真有什么大线索,不愧是老大,什么都看得出来,应昊茗暗自想着。

林皓刚刚出警局,就接到古仔电话,说今晚的会面取消了,疤哥临时有事,林皓气得差点摔手机,莫名其妙进了警局被审了一天,饭都没吃,赶着晚上的会面,居然被取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又有这个机会了。只能去酒吧附近晃悠,林皓没有告诉何瀚,那个MB其实他认识,被古仔包养过一阵子,那时候整天还挺腻歪的,而且林皓还知道MB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所以才会想去找那个东西,借此靠近古仔,没想到失败了。

林皓走到酒吧附近,就看见酒吧的调酒师TANK搂着个清秀的男孩在马路上放肆亲吻,刚想走过去,冷不丁旁边巷子走出来一个人突然抱住了他,林皓惊得连忙挣脱,原来是和盛堂的古惑仔阿武。

“还真的是你啊,林皓”

林皓睁开他,退到一边,冷脸看着他,“你做什么?”

阿武色眯眯的盯着林皓,一手摸着下巴,“做什么,你说我能做什么,啧啧,真是细皮嫩肉,我眼馋你好久了,平常看你很拽嘛,今天怎么落单了,你的好兄弟呢,叫什么来着,喇叭,对,怎么没一起啊。”

“关你什么事情,我乐意一个人出来逛街,不行咩?”

“行,正好给我个机会,尝尝看你的味道,没有旁人阻拦了,光想想你在我身下的样子,就忍不住流口水啊。”阿武说着还假意模仿着吸口水的声音。

林皓恶心的看着他,懒得理他,转身就走,阿武伸手想去拉住他,被林皓一记拳头打在墙上,林皓本来就心烦意乱,阿武又撞在枪口上,刚刚站起来又被林皓打了几拳,躺在地上几乎不能动弹,阿武也上火了,吹了声口哨,旁边的暗巷陆陆续续走出来几个人,都看向单着的林皓。

阿武见他的人都来了,得意洋洋的站起来,“很能打嘛,兄弟们给我上,看他能打多久。”阿武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扑向了林皓。

何瀚他们本来是在车上看热闹的,一看形势不好,即使觉得林皓应该是能打下这些人的,但还是很担心,马上招呼应昊茗下了车。

“警察,放下武器。”

见警察来了,几个靠近巷子的人见势马上跑了,剩战斗群中央的阿武和林皓等人。

“阿sir,我跟我朋友开玩笑呢,小打小闹,没干什么。”阿武笑着说。

林皓斜眼看看何瀚,没说话。

“小打小闹,我都看到了,昊茗带回去。”

现场只剩林皓和何瀚,林皓只能抬头,“SIR,你跟踪我啊。”

“我只是合理怀疑你而已。”

“你不是看录像了吗,我是清白的,拜托你不要再骚扰我的生活了好嘛!”

“我还以为你会谢谢我救了你。”

林皓翻了个白眼,“没你们,我也打的赢,就他们几个,我闭着眼都打跑了。”

何瀚笑笑,看着他。

“能打不代表我能杀人,SIR,好了,我要回家睡觉了,你还是赶紧去找真正的杀人犯吧,我是好市民,交税不是让你调查我的,晚安,SIR。”说完,林皓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何瀚一个人在原地,良久,何瀚耸耸肩,才离开回了警局。

 

再次见到林皓,是在警局,那个杀人案一直没有进展,何瀚很是烦躁,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辖区又发生打架斗殴,是两个风头正盛的帮会,这种帮会斗殴最是麻烦了。

何瀚走进审讯室,对面坐着的正是林皓,脸色还挂着伤,何瀚皱起眉头,“怎么又是你,你跟我们警局很有缘嘛。”

这次林皓不再像上次那么急躁,安稳的坐在,好像在家似的,一点都没有被审讯的样子,“SIR,我可不想跟你们有缘。”

“是吗?”何瀚不再跟他继续这个话题,“就脸受伤吗?痛吗?”

本来一直低着头的林皓抬头看了眼何瀚,“SIR,你居然关系我伤口痛不痛,不是应该问我是谁,干什么的,我为什么打架吗?”

“你叫林皓,我知道,不用问了。”何瀚拉出林皓对面桌子下的椅子,坐到他对面,“我有的是时间,不急,慢慢审,我看你这次也不急。”

“我是不急,但是不代表我愿意呆在这里,SIR。”

“我叫何瀚,不要总叫我SIR,怪见外的。”

“你叫什么跟我有关系吗?”林皓对于何瀚的审讯方式挺奇怪的,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目前是没什么关系,你还没告诉我,你伤口痛吗?还有哪里也被打伤了,不要憋着不说,有些内伤看医生晚了会很难受的。”

“SIR,我的身体我知道,我很好,你问这么多到底想干嘛?”

“不要急躁,我就是关心关心你,怕一会审讯时候你突然晕了,万一怪罪我们警方,我们可担待不起的。”

“放心,我真的很好,即使有事,也不会怪罪你们,可以了吗?”林皓本来不想跟何瀚说话,可是看着何瀚,又不忍打断,耐着心跟他东扯西扯的,可是他没想到这个何瀚居然这么多废话的,有点令他头疼了。

“那就好,回归正题,你怎么去打架了,而且是帮派打架,之前没觉得你是帮派的人。”

“我为什么不能打架,SIR,你从哪里看我觉得我不能是混帮派的。”林皓也难得好心情,刚才的难耐突然一瞬间又没了,何瀚似乎是个挺有趣的人。

“你很干净,不止是长相,整个人给我的感觉,无论从外貌还是气质,都非常非常的干净,没有帮会的那种污气,你更像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人。”

林皓忍不住笑了,“那你就看走眼了,我没上过大学,是个长期在帮会混日子的人。”

“这次斗殴你是挑事者吗?”

“不是,我就是被叫去凑人数的。”

“那就好。”何瀚愉悦一笑。

“好什么?”

“不是挑事者一会有人保释就可以出去了,带头的可不一样,要在看守所呆一段日子了,你这么好看,在看守所很容易被欺负的。”

何瀚刚想再找话题,应昊茗前来敲门,说前来保释林皓的人到了,要带林皓走,何瀚点头,示意应昊茗先出去。

“恭喜,我带你出去吧。”

“谢谢,不用,认路。”林皓冷冷的站起身,拿起椅背上因为打架而弄脏的外套,开门走了,何瀚跟在林皓身后,走到警局门口,保释林皓的是上次在酒吧遇到的那个年轻人,看上去挺机灵的。

林皓签字走出去后,两人凑的特别近,不知道在谈些什么,何瀚看着林皓走远的身影,似乎觉得心里空空的,不知道为什么。


#瀚皓#裂爱(修改版)1

兰桂坊,歌舞升平,换做在平时,何瀚是极其不喜欢到这地方来的,任务除外,今天却开了先例,因为他弟弟何慕在这里某酒吧喝醉了,平常何慕也不会到这种档次低的人群混杂的地方来喝酒,今天纯粹是因为被狐朋党友强行拉来的,一个不小心就high了,又不想被这里哪里眼馋他的舞小姐趁他喝醉被占便宜只能打电话给他哥哥何瀚,何慕知道回家肯定会被一顿揍,不过现在自己的清白是最重要的。

何瀚进入酒吧包房就看见一堆人横七竖八的躺着,未见何慕,拉起一人用酒泼醒得知自己那个不知死活的弟弟在卫生间,只能又去卫生间,走廊上,好几对男男女女拉拉扯扯的,有的还在说着自认为好笑的有色笑话,何瀚无比嫌弃的拨开一个又一个有意又似无意的小姐向尽头的卫生间走去。

为什么门口站着个人,单腿站着,另一只屈膝踩在墙上,黑色的上衣和黑色的裤子,散发着一股气质,让每个走过的人都忍不住去看他一眼,然而他始终低着头,像在等人。何瀚走过去时候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却看不清脸,不过依稀能看出应该是个很好看的人。

何瀚扶着何慕出来的时候,他还站在那里,这让何瀚好奇情不自禁的放慢了脚步,男厕出来个叼着烟剃着平顶的约莫二十多岁的男人,一出来就搭上了那人的肩膀,“林皓,还真的在等我,也不去找个漂亮的妞泡泡?”“一个个都那么作,妆画得跟鬼一样,吓度吓死了,哪有心情泡。”

林皓?应该没听错吧,何瀚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何瀚的词汇很穷,他只觉得这个男人很好看,很精致,是个很耐看的人,若不是时机不适合,恐怕他会站那里一直看着吧。

第二天何瀚刚刚上班,就接到电话,酒吧发生了命案,死者是一个长期在那里站台的MB,何瀚到的时候,几个嫌疑人已经被带回去了,现场也取证的差不多了,何瀚回到队里,看了档案,一看那个酒吧就是昨晚他去接何慕的酒吧,看案发时间是在他走后,大致了解后去了第一审讯室,被怀疑是因为案发后他是第一个到现场的人,旁边都是围观的,就他想进去拿东西,还特别执着,因为怕他拿走证物,就没同意,而且带了回来审。

何瀚进去后示意原先审问的同事出去,由他接手。

“姓名?”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们警察真烦,是不是换个人就要问一次啊?我说了,我叫林皓,你们到底要问多少次,我没杀人,我要回家!”

林皓,这个声音对于何瀚来说实在太熟,昨晚才听过,何瀚抬头,果然是他,依然是昨天那套黑衣黑裤,不过没有昨天在卫生间那般镇定了,此时的林皓显得很焦躁,非常的不耐烦,一直在瞄手表。

“原来是你?”

林皓飞速看了眼何瀚,“我见过吗?”

“见过,我记得你,就在昨晚,发生命案的那个酒吧。”

“昨天是我朋友去喝酒,我陪他去的。再说了,你看见我杀人了吗?”

何瀚笑笑,“那倒没有,那时候在卫生间,而且时间很早,我一早就走了,在中间那几个小时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没杀人,我重申一遍,我真的没有杀人,我去那里只是想拿我东西!”

“看来那个东西对你很重要,警察在场都要拿走,是什么呢,现场东西可是很多的。”

“是我的私人物品,我觉得我没必要交代,这跟杀人案没关系!”

林皓很烦躁,今晚还要跟一个老大见面,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不想失去机会,都这个点了,他还被关在这个地方。

“既然没关系,你不妨说出来,既洗清你的嫌疑,我也轻松点,排除了一个疑犯嘛!”

“我不想说,反正我没杀人。”

“那么你告诉我,你的私人物品,为什么会在案发现场?”

林皓又看看手表,时间真的不多了,“我跟我朋友之前在案发现场那个包间喝酒,然后我打电话,把东西连着手机一起掉出来了,当时没发现,发现时候回去,那么警察就在那里了,我也不知道那里死了人。‘

何瀚见他虽然不耐烦,但是说话不像是骗人的,而且直觉告诉他,林皓不会是个杀人犯,甚至是个好人,那么吸引自己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个罪犯呢,然而警察的责任却告诉他不能放入任何的私人感情。

“你怎么就知道掉在那里,而不是掉在别的地方呢?”

“因为我找了很多地方了,都没有,而且昨晚我基本都在那个包间,下半夜才走的,回家就发现不见了,找了一路。不信你可以调监控,我想杀人时间我应该在回家路上或者在家里了。”

“行,我马上派人去看监控。”

“我希望你快点,我真的有急事,很急的。”

‘什么事情?”

“相亲行不行!反正不是杀人放火。”林皓火气上头了。

何瀚心中暗笑,这人发火居然自己会觉得可爱


还关注我的人,你们想看我哪个坑🙉🙉

#尘远/追六#上错花轿嫁对郎 A.U-31

很久没更新了。先来一点,手生了,写的不好,见谅。自己开的坑,怎样都是要填上的,关于芙蕖,你们忍一下吧,不想再改名了,有什么意见,欢迎提出,我会努力提升文笔的,谢谢支持(尽管不知道有没有人来。。。)

-------------------------------------------------------

临安药店内,郭大娘正给张紫胤洗脚,肇临忽然在外喊他们俩,说是安公子他们来了。两人对视一眼,天色一眼,不知安逸尘是不是有急事来找,穿上外衣就出去了。

“逸尘,这么晚了,你和致远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逸尘和致远相视一笑,“师傅,我啊是知道您要回军营了,就特意来听您指导的。”

张紫胤笑笑,坐了下来,“陵端这人阴险狡诈,你和致远虽然多次挫败他的诡计,但也不能总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能总是被动,要找机会让老祖宗知道他的真面目。”

逸尘点点头,“师傅说的,我也想过,只是他在安家时日已久,一直蛊惑人心,无奈老祖宗对他是深信不疑,如果真去告诉老祖宗,怕是她听不进去的。”

紫胤低头想了想,“逸尘,不如你设法把陵端在老家对他父母的罪孽挖出来,让老祖宗尽快知晓。”

肇临在旁听着,也点头,希望能早日揭开陵端的阴谋诡计,为他父母报仇伸冤。

逸尘和紫胤又说了些临别之语,便和致远告辞离去了。

第二日,张紫胤和郭大娘就一同启程去了甘州。两人在路上欢声笑语,甚是痛快,

安府内,逸尘和致远在小楼乘着凉,逸尘倚在栏杆上,拿着把折扇发着呆,不知望向何处,致远趴在桌上,摆弄着棋盘,他不会下棋,只是当做一种玩具在耍,将黑子围成一圈,白子摆成双眼和嘴巴,一副棋子被弄成了一张笑脸,致远很是满意自己的作品,喊安逸尘过来看,逸尘在想事情,并没有听到致远在喊他。致远转过头,看安逸尘还在发呆,便走过去,挨着他坐下,“你想什么呢?”

逸尘叹了口气,“师傅临走前,说我们只会招架不会还手,让我们尽快在老祖宗面前戳穿他的真面目。”

“那你快去找老祖宗呀!”

“谈何容易。”

致远不解,“你怕老祖宗不相信你吗?”

“老祖宗更相信的是他。”

“怎么会呢,你才是真正的安家人。”致远听着逸尘的话,更是不解了。

逸尘打开折扇,给致远扇着风,“这事说来话长,老祖宗年轻时候,喜欢养鸟,特别是鹦鹉,甚是喜爱,曾经养过一只鹦鹉,脖子上有一撮红毛,长得喜庆,而且能说会道,逗得老祖宗非常开心,不过,好景不长,那只鹦鹉没多久就病死了,巧的是,江州的姑母正好那时候生产,生下一个男孩,脖子上就有一块红色的胎记,老祖宗知道后,亲自去了江州看望,从此,就倍加关爱他了。此人正是他,陵端。”

致远瞪着眼,“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巧合的事情,鸟会投胎?”

逸尘站起身,摇摇头,“我自然也是不信的,这个陵端很会笼络人心,在这个安府,除了我和我母亲以及芙蕖,都相信他的鬼话,所以你想,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铁证,如何让老祖宗相信我们的话。”


峰峰和威廉在一起一年了,威廉经常很忙,峰峰总是有种不安全感,某次上网看见“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峰峰想了好久做什么给威廉吃,晚上威廉回家,看见他的峰峰正在客厅原地跑步,一身热汗,威廉问他在干嘛,峰峰说“我在给你热菜呀”,威廉立马扑上去,吃干抹净,对菜品一万个满意,百吃不厌!


梗来自火星情报局,最近忙的翻天啦,好想写文